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收费标准 >

「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诉源治理”贯穿诉讼 外卖小哥领工伤赔偿

在一切能够接受法律支配的人类的状态中,哪里没有法律,那里就没有自由。不少朋友在咨询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以及“诉源治理”贯穿诉讼 外卖小哥领工伤赔偿等信息,本文约1653字,读完需花3分钟,下面是详情!

“诉源治理”贯穿诉讼 外卖小哥领工伤赔偿

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近日,荣昌法院行政审判庭在审理一起原告某公司诉被告重庆市荣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人小张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时,扎实推进案件“诉源治理”工作,组织原告与第三人进行协商对话,成功化解了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争议,避免了双方此后陷入繁杂、漫长的行政诉讼、民事诉讼甚至执行程序,获得当事人的一致好评。小张自2018年12月31日起到荣昌区某公司从事外卖配送工作,但公司未为小张办理工伤保险。2019年2月28日下午,小张在驾驶电动自行车配送外卖过程中,车辆发生侧翻,造成小张受伤。其随后在重庆市荣昌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4天,出院诊断为:尾1椎体左侧缘线性骨折,左上臂软组织损伤。重庆市荣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小张此次受伤为工伤,由该公司承担工伤主体责任。重庆市荣昌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初次鉴定结论书,评定小张为伤残拾级,无生活自理障碍。公司不服认定工伤决定,向荣昌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案件受理后,法官根据此类案件特点,转变以往行政诉讼只审理行政争议的思维,而是寻找案件产生的根源。经了解,公司和小张就未能就工伤赔偿达成一致意见,并因此引发了本案,双方对工伤赔偿事宜都有调解意愿,据此法官组织双方于庭前就工伤赔偿进行协商。协商过程中,法官向公司释明行政诉讼需承担败诉法律风险,小张亦认同受疫情影响公司面临困难,表示愿意就工伤赔偿金额予以一定让步,法官还建议相关赔偿款当即支付。最终,双方协商一致并签订了调解协议,公司当场向小张支付了全部赔偿款,随后公司申请撤回本次行政起诉。“我的律师在外地,因为疫情还没回来,他之前告诉我这类案子公司通常要拖很长时间,我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拿到了赔偿款!”小张在离开法院时高兴地对法官说。

「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诉源治理”贯穿诉讼 外卖小哥领工伤赔偿

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

重庆市的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牛天宝(Niu Tianbao)最近接受了此案的审理:犯罪嫌疑人张某因涉嫌欺诈被公安机关拘留,张某的妻子向牛律师求助。牛律师接受委托后,将委托手续交给了办案警察,并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张某。经分析,牛律师认为张某的情况较轻,符合待保候审的条件,并向公安机关申请了待保候审。经公安机关审查后,张某被保释,待依法审判。由于刑事案件的价格由政府指导,因此在调查阶段的总费用为人民币元。牛律师在调查阶段接受了委托,并收取人民币律师费。后来,如果张被起诉,将在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以政府指导的价格向他收费。

综合分析

本文由笔名编辑整理,全文约1653字,发布时间为2020年08月14日 11时00分42秒,主要讲解重庆石柱律师收费标准以及“诉源治理”贯穿诉讼 外卖小哥领工伤赔偿等信息,希望对你有帮助,同时也欢迎你留言咨询!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